和漾

☛ 台灣,台北
☛ 喜好冷門複雜
☛ 以歐美影視居多
☛ 貼已發表的fanfic或其他

魔鬼之足-片段2

Hannibal & BBC Sherlock crossover


將佛萊迪盡可能壓抑自己的好奇心,與理智拉扯的掙扎收進眼底,眼尾帶笑的媒體大亨把文件袋推到對方跟前,鄭重其事的清空嗓子說道,「我向妳保證,朗斯小姐,這是筆很合算的生意,妳定會答應下來的。」

略帶猶疑的佛萊迪拉開封住袋口的附繩,自裡頭抽出對半折起的白紙,尺寸不是她所預期的定型化契約A4大小,於是她推開用畢的餐盤,勻出足以攤平整張紙的空間。

內容物遠超出她能想見,是份尚未付印前的報紙排版稿,斗大的題名來自流通量廣的八卦小報,而佔去版面一半的話題人物竟是她自己的照片,明顯是遭人跟拍,畫面裡一名身著風衣、深膚色男子的後腦杓遮去她腰際以降,面向鏡頭的她則是張口欲言,似乎在爭辯什麼的樣子,她微瞇起眼辦認出場景是在她居住的汽車旅館停車場──就在那刻,她忽然想起來該名男子的身分──帕斯可警探,被尋蹤而來的埃爾登‧斯坦梅茲近距離開槍射擊,當場斃命。

可是標題訴說的並非她記憶裡的同一件事。

恐怖情人 八卦記者買凶弒警

緊捏紙緣,她逼迫自己逐字的速讀下去,報導裏頭敘述著她利用情侶關係,要求帕斯可濫用職權,使自己可以獲得犯罪現場第一手報導,但因為不堪對方被長官資遣後再三的電話騷擾,選擇夥同犯下駭人聽聞的蕈類綁票謀殺案嫌犯,除去男友。


鉅細靡遺的情節,卻全然背離事實,根本是句句汙衊,她瞪視著眼前的文字,重重的朝桌案搥了記,力道之大,讓麥格納森手邊的茶碟跳了下,發出喀啦的響聲。她衝著眼前的男人拍桌咆哮道:「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!」

相對於佛萊迪的激動反應,麥格納森倒是處之淡然,不慍不火的取下鏡架,掏出胸前露出一角的絲質方巾擦拭著鏡片,「還只是未定稿,我預計讓它登上的封面。妳覺得如何?」

「什麼我覺得如何,這上面寫的都不是事實!」佛萊迪指尖抵著紙面,戳向不實的標題,怒氣沖沖的反嗆回去。

「對讀者來說,事實究竟如何,有關係嗎?」麥格納森重新掛回眼鏡,儘管臉上仍掛著笑靨,鏡片後投射出毫不掩飾的冷冽,反讓佛萊迪倏地噤聲。

「矇騙FBI警探讓妳接近案發現場,造成對方丟了工作,然後在事主找上門理論的時候,兇手為了找到妳,跟在對方背後跳出來蹦了一槍──說真的,妳認為任何一個邏輯正常的讀者會買帳?多麼曲折離奇,可比擬懸疑小說。」

見佛萊迪一時被堵得語塞,麥格納森接續說下去,「銷售量最直接呼應的就是市場,追求市場的預期價值則是媒體從業人員的使命,這個時代,唯有能準確預期的人才會成功。朗斯小姐,妳是個講理的人,我要重申這絕對是划算的交易,妳把轉載的權益全權讓渡給我們,不僅賺飽荷包,也免於讓這張紙見光,這不是一舉兩得嗎?」

麥格納森半抬高手招了招,貼身保鑣見狀一個箭步來到桌邊,遞出一紙合約、一張已簽名但面額空白的支票和一枝鋼筆,佛萊迪在半是驚愕的狀況下接過。

「審慎思考。我不奢求妳在場立即答覆,不過關於威爾‧葛萊姆和此地的連續殺人案件,我旗下的報社是獨家搶先,只是我不喜歡強著來,朗斯小姐,生意往來還是有一定的禮儀存在的,這是我的信念。」

佛萊迪的薄唇幾度開闔,好一陣沒發出半點異議,只是反覆地掃過契約的簽名欄位,夾有鋼筆的指節懸在半空。最後,她咬牙潦草寫下自己的名字,也在支票上寫了一個不至於過分的金額,渾身輕顫,她把合約推過桌面,不打算跟麥格納森有任何肢體接觸。

退開座椅,把餐巾扔到碰都沒碰過的素食料理上,麥格納森起身道別,領著文件緩步朝向店門口走去。

此時佛萊迪才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聲音,她低語著,「您是魔鬼,麥格納森先生。」


麥格納森停下腳步,微側過身,推高壓在鼻梁上的鏡架,同情般的笑開,「不錯,是有許多人這麼說過。」

评论
热度(3)

© 和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