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漾

☛ 台灣,台北
☛ 喜好冷門複雜
☛ 以歐美影視居多
☛ 貼已發表的fanfic或其他

People Like Us 如我輩者 (4/?)

4. 短更


摸出塑膠束帶固定好一時昏厥的搶匪手腳,朱利安諾稍整儀容,撢去衣著上幾不可見的灰塵,才伸手助他起身。

透過直傘前端裝有的微型手電筒,不須摸黑,兩人即可循原路回到空無一人的拍賣會場。

途中,朱利安諾另手執槍,以槍口抵住他後腰,脅迫他安坐在舞台側翼的金屬摺疊椅上,與搶匪同樣反背雙手的姿勢,被束帶牢固繫在椅柱旁,朱利安諾邊致歉邊變相的上銬,表明要先離開撥幾通電話,通知支援前來善後,屆時再幫他解開。

他對此番說法存疑,卻也摸不著朱利安諾的話本,見老拍賣官移步至底邊的廳門,他悄然以行動不受限制的雙腳連動抬起座椅,緩緩往身後的帷幕退去,打算避到暗處再嘗試撈到口袋裡的車鑰匙,想辦法劃破束縛。


「你要上哪去?」

驀地,左側耳際探出隻微涼的手掌,暗地帶勁的按上他肩胛,將他釘死在原位,墜下的椅腳敲擊在舞台的實木地板上發出隆隆巨響,登時讓朱利安諾應聲轉過身來。

「加拉哈德。」扳開牆角的電燈開關,看清來者的老拍賣官高聲喚道,神情沒有一絲不快,「見過這次的委託賣家。」

「帕西弗,這是場上的?」被喚作加拉哈德的男人繼續追問,力道減輕幾分,手仍搭在他肩頭,人從他身後繞到跟前細細打量。低俯著頭,他只見海軍藍底細白紋的西裝下擺闖進視野,猜想加拉哈德口裡的帕西弗可能是中間名,即便插在卡洛‧朱利安諾裡不怎麼合稱。

「不,只是場邊觀眾。」來到臺階旁的朱利安諾擺擺手,安之若素的接續下去,「既然梅林是派你來就沒什麼好操心的,人我都綁在後頭了,要勞煩你善後處理。」

「那他呢?交給你,還是要我消除......」

加拉哈德鬆去箝制,他這才昂首看清頎長手指的主人,訂製西裝合在打直的腰桿上,筆挺相襯其紳士氣質,男人唇邊淺泛著若有似無的笑意,看上去有些歲數,卻說不準實際年紀。

加拉哈德手肘處掛著一柄黑直傘,一副款式類似朱利安諾的全框眼鏡壓在鼻梁上,當與他對上視線時,朱利安諾笑瞇了眼回道:「無須操心,加拉哈德,我正打算買他一杯酒壓壓驚。」


评论
热度(9)

© 和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