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漾

☛ 台灣,台北
☛ 喜好冷門複雜
☛ 以歐美影視居多
☛ 貼已發表的fanfic或其他

King Without Crown

  • 簡單來說是007: Spectre x BBCSH

  • C=M

  • #didyoumissme #MoriatyLives


沃克斯霍爾橋出入口早已被警方封鎖,車不能行的駕駛乾脆棄車,加入圍觀民眾的行列,紛紛搭上橋邊欄杆,蹬足眺望,突地爆炸的巨響應和著連連驚呼,而離泰晤士河更近的沿岸公園,早被轉播實況的各家新聞媒體佔據拍攝點,特派記者儘管語氣專業且鎮靜,臉上卻仍難掩驚惶的神色。


全世界都在隔岸觀看陷入一團火球的秘密情報局總局。


「沒想到你有閒情逸致在這裡觀看煙火秀,我以為你手機會震個不停、接到手軟。」

夏洛克在距封鎖線外不遠處找到隱身人群中的麥考夫,毫無意外的一身正裝,點地的黑直傘尖,和看不出情緒的臉龐。

他踱了過去,並肩佇於胞兄旁的空位,順著對方的目光看向火光通明的夜空。


「白金漢宮致上最深的關心,白廳也來電過了,說是安全局自家的場子,不宜插手。」

姿勢未變,麥考夫斜瞟夏洛克一眼後,視線繼續回到河面的動靜上,循快艇切開的水痕而去。

「檯面上的。」

「當注意力都集中於一點,底下也比較容易作業。借力使力而已。」

「看來是全權負責。」


幾聲劃破鳴笛的槍響,夏洛克望見偏離航道的直升機逐漸下墜,螺旋槳拚搏似的攪動,不敵失去動力的事實,直衝西敏寺大橋的方向。


「安全與損害交給警方處理即可。」

歛起客套的寒暄,麥考夫旋過腳跟,示意夏洛克一同往巷弄的暗角過去,脣形微幅開闔,問道,「要你查的呢?」


「麥斯‧登比的屍體消失了。」

夏洛克瞇起眼,雙手在大衣口袋裡握實成拳,「接應的是輛福斯T5鐵灰廂型車,號碼我發給雷斯垂德去查了,車牌經過變造,也是輛贓車,上週在皮卡迪利圓環報備失竊,車主是個花店老闆。」


「看來他學習的很快,尤其是有你這位老師。」

語氣裡絲毫未有讚賞之意,麥考夫掏出黑莓公務機,手指在鍵盤上快速滑動,發了幾則訊息給未知的收件者。

「他確實是欠我一次墜落。」

「摘除皇冠 (crown)的莫里亞蒂 (Moriaty),從C打回M的原形。」

「看來約翰拙劣的小說文筆也影響你不少。」


「至少我們領先他一小段距離,你想在安全局之前先和內務大臣談談嗎?」

不理會夏洛克的嘲諷,英國政府御用的黑頭車悄然出現在街口,像是一抹黑影般自然,領頭的麥考夫率先坐了進去,但沒有馬上關嚴車門,他挑起眉梢仰視沒有跟上車的夏洛克。

「那是你的專長,我還有別的事要查。」

「莫波吐伊茲男爵已破獲,莫里亞蒂的組織隨之瓦解。」麥考夫停頓了一下,又續道,「你懷疑惡魔黨的殘羽早已被他吸收,挪為已用。」

「馬格努森掌握全世界秘密不只是靠威嚇的小技巧。」

「九眼監控系統的雛型。凡事沒有偶然。」

「我明天會重返阿普爾多爾走走。」

「宅邸現在是政府財產,我知會他們一聲。」得到預想中的保證,夏洛克點了點頭,伸手一推,替麥考夫關上車門。


引擎並未立即發動,夏洛克看著映有自身鏡像的車窗玻璃降下,位置恰巧重疊神情嚴峻的麥考夫。

「政府沒有核發殺人執照給你,夏洛克。」

「我不需要。」

夏洛克臉上閃現一絲猶豫,儘管倏地退去,毫無異狀,麥考夫還是收進眼底,想起射穿馬格努森的子彈。雖說非常時刻非常手段,他對於夏洛克依舊視取人性命為心魔的反應感到欣然。


「親愛的弟弟,我的意思是指涉險時馬上撤退,回報給我。」

「先叫安西婭不要監控我。」


兩兄弟對峙了一陣,互不相讓堅守的底線,最後麥考夫先行軟化態度,釋出善意,「帶上約翰。」


不再對話,他升起阻隔的車窗,背脊往後一靠,吩咐司機前往的目的地,將夏洛克身影拋在原來街口的路燈下,越拉越遠。


當了那麼多年兄弟,他指掌夏洛克的所有情緒,就像對自己掌心手背的每條紋路般熟稔,一如胞弟唇邊浮起那若有似無的笑,那是問題的答案昭然若揭時的獨有反應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fin_2015-11-8

评论
热度(5)

© 和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