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漾

☛ 台灣,台北
☛ 喜好冷門複雜
☛ 以歐美影視居多
☛ 貼已發表的fanfic或其他

重版出來:沒問題的

衍生:重版出來

等級:G

配對:中田伯+沼田渡

大綱:他沒料想到會在日常的活動中再次遇到沼田。



儘管《皮布遷移》第一集單行本的版稅小熊已經匯入戶頭,生活照理來說可以過上好一點,至少到便利商店買咖哩飯可以多夾塊炸物,冰箱裡庫存也能增加一天的份量,中田每週例行往返興都館的路途仍是全靠腳程,把繳交Name一事視作鍛鍊身體的運動。


「身體健康是漫畫家持續創作的資本。」前些日子去醫院探望因踩空跌倒而額上腫一大塊的三藏山老師時,老師若有所感的談到,一旁師母連聲附和都老大不小了,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啊,邊切出兔子造型的蘋果片招待他跟小熊。


「不幸中的大幸是X光檢查後醫生說老師沒有骨折。真是太好了!」

送上慰問的伴手禮,小熊生動的告訴大家,當編輯部接到師母的電話消息,作為責編的五百旗頭臉色唰地一下慘白如紙,抓了外套跟手機就往辦公室外衝去,第一時間就守在病房內,直到壬生編輯來換班才回家闔眼。

由於三藏山老師一貫以來的超前工作效率,進入最後收尾的《Dragon急流》如期完結,新開的連載也暫時能用領先三週的產量頂替,對於編輯部來說倒沒什麼太大問題,和田主編臨時召開的緊急會議,也只是商討要如何對外宣布老師要暫時休刊一陣子的消息,以及替稿畫家是誰。


「不好意思造成大家的麻煩啊。」

心繫新連載進度的三藏山老師就著床上桌,翻看最新一期的週刊《Vibes》,老花鏡片後的眼睛瞇得細長,像是一尊入定的大佛,翻過這一回的《皮布遷移》,才大大緩了口氣,誠心稱讚道,「中田真是越畫越出色了呢。」

「這是當然的吧。」中田立即接口,話脫出嘴外,看到小熊寫在臉上的驚慌神色,才開始覺得好像沒說全意思,補述道,「漫畫家會在每回連載裡不斷的成長。」

看著中田一路走來,知道這孩子並無惡意的三藏山了然的笑開,「當然、當然。」



此後去興都館的散步習慣跟著保持下來,對於一直以來都有勞力打工的中田來說這份量稱不上什麼負荷,但久坐書桌前,體力多少來說還是略微下降,有時快走幾步就急喘不止。

但這段路途之於他不僅限於運動,更是取材人物的一條觀景窗,白天多是行色匆匆的上班族或正在準備營業的店家,中午過後有著吃飽一臉饜足相的打工仔,而近晚時超市前聚集了搶購特價商品的家庭主婦或煮夫,晚上則迎面遇到一群打鬧歸家的高校學生。


每天他都可以觀察到不同的人物,自從幾度被警察驅離後,他學到更快捕捉神韻的方法,速寫他們各自有異的行走速度,男的、女的、老的、少的,姿態昂揚或沉重失落,笑容滿面或哭喪著臉,速寫簿上零落著每抹轉瞬離去的身影,沒有人留心到他的街邊紀錄,鮮少有人發現他的存在,更別提認出他是《皮布遷移》的作者。


而他沒料想到會在日常的活動中再次遇到沼田。


那時他正聽著落語,用耳機隔絕了外界吵雜,把全副心力放在肩挑居酒屋暖簾長竿、一派個性打扮的店員身上,直到一台滿載清酒酒樽的小貨車截去他的視線,他不悅的嘖了聲,腳步往右挪移半吋,試圖看清被擋住的店員,可店員自己繞了過來,對敞開駕駛座側門下車的人鞠躬打招呼。

中田望著那一樣亂糟糟的捲髮、金絲邊的眼鏡和渾圓的雙頰,留意到樸素的帽T下擺紮著條深藍圍裙,而白色的貨卡側邊黑字寫著沼田酒店。啊,是啊,他該想到的,那男人回家繼承家業了。


似乎注意到中田的視線,男人往他的方向看了過來,在他能不動聲色的離去之前,用一樣溫吞的態度點了點頭,率先喚住他,「好久不見,中田君。」

「是沼田先生的熟人嗎?啊,那這個我來搬就好,你們自個兒去聊吧。」操一口關西腔的店員來回掃視著沼田跟中田,不待兩人答腔,自顧自的了然點點頭,提著四串標籤著粹心字樣的酒瓶走回店裡。


不好意思的撓撓後腦杓,沼田先反應過來,寒暄道,「中田近來如何?想必還是老樣子吧。」

「正在畫第十一本Name。」

「可以想見。」面對中田如實回答,沼田聽聞這般自陳,發自內心的咧嘴笑了,不過我是問你生活過得怎樣?沒把助手嚇跑吧。」

下意識聳了聳肩頭當作回覆,中田垂首望著摘下來的耳機,問:「你還有在聽落語嗎?」

看著是自己話別時送的MP3播放器,沼田先是微微一愣,而後將外放的笑意收斂成一彎極淺的弧度。

「是啊,邊開車時會邊聽呢。你呢?」

「嗯,反覆的聽著。」

「我聽說三藏山老師的事了,改天順路我會去拜訪的。」

「然後站在他床邊說:『嘁嘁喂喂,沒問題的。』」

沼田沒想到過往一臉陰沉的中田竟然說了落語段子,整個人笑到後仰,險些撞到貨車的後視鏡,忙不迭接續了下半句「照揭禮津」,作勢合掌拍了兩下,「幫老師驅走死神嘛,我會考慮用這外快賺錢的。」


「你還有繼續嗎,畫漫畫?」中田問。

爾後兩人沉寂了一陣,卻不是尷尬的氣氛,沼田表情沒什麼波瀾,而是伸手撈出短夾,抽出張名片,雙手遞給中田。

「這是我自己設計的名片,上面的logo都是一手包辦的,請多多指教。」

中田收下那方深藍襯底的名片,簡單的印製著沼田酒店四個米白的楷書,旁邊有個同樣米白線條的Q版半身人形,自豪拿著自家酒瓶的眼鏡小哥,特徵完全跟沼田一模一樣。


「你翻到背面看看。」

依沼田提醒,中田照做的將名片轉了個方向。

上面的頭銜寫著某個中田沒聽過的高中漫畫社團指導老師,下方還有行工作室地址,註明開班教授漫畫入門的基礎。

他緊緊捏著名片的一角,低俯著頭,覺得眼眶周邊全是熱辣。


見中田不發一語,原以為他會高興起來的沼田緊張問道,「怎麼了?」

「我還可以看到你的漫畫嗎?」

他繼續死擰著手中的名片,不肯抬起頭。

大概猜到中田心思的沼田鬆了口氣,笑著回說:「嘁嘁喂喂,沒問題的。」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FIN. 2016/07/23

註:

<死神>
引用的是這則落語(日本類似單口相聲的表演藝術),一人分飾多角的故事轉換流暢,劇情主要是講述潦倒的主角,在尋死之際遇到一名不願取走他性命,還告訴他如何致富的死神,傳授的賺錢方法即是「如何驅走死神」的訣竅。


评论(2)
热度(15)

© 和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