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漾

☛ 台灣,台北
☛ 喜好冷門複雜
☛ 以歐美影視居多
☛ 貼已發表的fanfic或其他

大象的眼淚 The Tears of Elephants

 標題:大象的眼淚

衍生:StarTrek (AOS)

等級:G

配對:Kirk/McCoy

警告:主要角色死亡

大綱:有人認為大象是種會悼念亡故親緣的動物。

棄權聲明:ElephantSong! AU,男主角之一是飾演Pike艦長的Bruce,代入ST角色其實沒什麼違和,只是哀傷。如果沒看過這部電影並不影響閱讀。

 

  Jim走了。

  儘管McCoy接到療養院那邊的電話時,為時已晚,是事發一小時以後,亂成一團的現場才有人想起要打給他這位主治醫師,通知這則消息。

  掛上話筒,他向護理站櫃台後的護士道謝,走回母親病房的路上先拐彎到公用廁所裡,快快走向洗手台,掬了一捧冷水潑在臉上,強打精神。正值時序冬季似乎讓自來水的溫度更低了幾分,刺得他清醒,鏡面裡的他眼圈也凍得泛紅。

  交握雙手來回搓著,McCoy返回病房,確認因低血壓引起暈厥的母親狀態穩定,跌倒所致的輕微擦傷受到妥善包紮,正在閉目休養。

  望向母親循吐納起伏的胸膛,他伸手握了握擺在枕邊、有著勞動痕跡的掌心,雖不平滑細緻,但給予人十足的安全感,尤其是在父親離開後、親子關係陷入惡劣膠著的期間,那雙搭在他後背的手總帶來撫慰。

  「療養院那邊有事要我過去,處理好再回來。」

  他低俯下身,吻上母親的額角,卻不慎弄醒半夢半醒間的老人家,只聽得母親孩氣般的囁嚅道,「要走了?外面已經天黑了。」

  「去去就回,好嗎?」

  母親哼出應和的鼻息,眼瞼再度闔上,南方口音裡帶著濃厚睡意,「下次睜開眼可以看到你吧。」

  「我盡量。」

  McCoy拉高被毯裹住母親,好聲好氣的哄騙,扯出淺淺的苦笑,邊盤算驅車摸夜路回去需要多少路程。

  母親握住他指節的手掌逐漸鬆開,很快再度睡去了。

  當他拿起車鑰匙跟大衣,躡手躡腳走至房門邊,搭上房門握把之際,背後傳來母親一聲含混不清的夢話,在McCoy耳裡聽起來就像是:「我已經開始想你了,Len。」


*

  他想不透事態怎麼演變至此。

  昨天接到母親從樓梯上跌下來的通知,打斷了他跟Jim進行到一半的治療。
  Jim見他結束通話後的臉色不對,主動問起發生什麼事,有鑑於只剩下半小時的諮商時間,他出於醫師對病患的責任心,對於是否該立即趕去探望猶豫再三,樂見提早結束的Jim說動了他,表示以往負責他的Galia請了生理假,不過值班的Chapel護士會負責帶他回到病房,屆時他會幫McCoy告訴護理站臨時請假的事。

  最後McCoy懷抱罪惡感,順手留了紙條,落下舒服窩在診療椅上的Jim,憂心忡忡地離去。

  可接班的Pike前幾個小時打來告訴他「剛才」看到字條,提到今早銷假上班的Galia誤以為他失蹤,車子也沒停在家門前的車道上,於是向警局報了案。

  他正疑惑Jim到底有沒有幫他跟療養院裡的人說,Pike忽地說要把話筒轉交給等在旁邊的始作俑者。

  McCoy沒有等待多久,以Jim回話的速度推斷,他幾乎是把電話瞬間從Pike手上奪去,沒頭沒尾,劈頭匆匆說了句我想你了。Jim一貫的風格。

  他不禁微笑起來,儘管對方看不到他的表情,刻意板起聲線質問道:「你是不是又做什麼壞事了?別趁我不在時刁難Pike醫生,小鬼。」

  「不,Bones,正好相反,我表現得非常好。」含糊的聲音傳了過來,Jim似乎嘴裡咬著什麼,砸巴砸巴的咀嚼聲響得很,「不信你自己問Pike,他給我了三顆,喔不──是四顆巧克力作嘉獎耶。」

  「我不是告訴你要控制體重嗎,而且那些巧克力打哪來的?」

  犯了老毛病責備起不顧健康體態的Jim,McCoy煩憂地蹙起眉頭。

  「你之前聖誕節買的,我知道你藏在右下那格抽屜裡。」

  該死的James T stands for Trouble Kirk。

  McCoy暗自嘆了口氣,他早該料到Jim覬覦那盒禮物好一陣子,即便Jim曾抗議他開出的條件實在太過幼稚,可當初說定若接下來Jim肯乖順配合委員會的評估,就送給他作為打賞獎品。

  

  「好吧,四顆巧克力是底限,不許再多。」人在外邊,管不著木已成舟的事,McCoy只能做出最低限度的讓步。

  「那你什麼時候回來?」

  「可能還要觀察一陣子。等我媽出院之後,我會馬上回去弄委員會的事,好嗎?」

  Jim沒有立即應答,而是聽得一陣像有人緊握塑膠話筒的喀滋作響,他知道這答案很令人沮喪,估量Jim大抵是認為自己的權益被犧牲,心裡正不高興。McCoy一時語塞,而後才緩頰道:「我很抱歉。」

  「這是鱷魚的眼淚啊,Bones。」Jim乾澀地說。

  本想說些什麼安慰,McCoy卻無法說出違心的承諾,語帶無奈的表示:「聽著,我──別給Pike醫生添亂,我盡快回去。」

  「嘿,Galia叫我,那先掛了。」倏地,Jim聲音急切起來,似乎身後追著護士的催促,在掛上話筒前他又飛快補上,「我愛你。」

  我也是。

  McCoy對著斷訊的話筒低喃,唯有連續的嘟聲回應著他。


*

  穿過醫院附設的停車場,McCoy於紛紛落雪間找到自己的車,發顫的手三番兩次插不進去鑰匙孔,鑰匙落地好幾次,終究才順利打開駕駛門,趕緊坐了進去。

  我想你了。

  在吞下包覆著堅果核的巧克力之前,話筒另一端的Jim如是說。

  他還記得自己在一次例行的諮商嘲諷過Jim,說Jim的體質幾乎是在隔絕外界的玻璃缸裡出生,對各式各樣McCoy能列出清單的過敏原嚴重反應,常見的花粉、蛋白、花生與榛果,甚至貓狗的落毛也算上一筆。McCoy先笑他根本是人體檢測器,而後拍掉Jim想要染指他桌上糖果的手,並更新了病歷檔案的備註欄位。

  McCoy發動引擎,期許暖氣可即時運作起來,加溫他打著顫的身子,卻怎麼都止不住發自體內的寒氣。

  他使勁搥了一記方向盤,汽車喇叭發出一聲悠長如象嗥的悲鳴,響徹醫院附設的空蕩停車場,久繞不去。


*

  McCoy沿著牆壁在單人病房裡來回走動,即便開著燈,淺灰乳膠漆塗佈的牆面仍讓房內看似昏暗,他模仿Jim獨有的步態,背著手,利用步距來計算房間大小,約略十三呎乘以二十呎,不大,卻是Jim離開前僅有的天地。

  「你來幫他收拾嗎,Leonard?」
  他回過頭,對上站在門邊考慮要不要邁步進來的Pike。

  經過此樁悲劇後,Pike的神色看起來憔悴許多,現階段因高層祭出暫時停職的處分,Pike必須等到內部調查報告出來,再由委員會決定是否吊銷執業證照。

  至於當事人之一的Galia,趕回來後,他還沒能碰上,不過憑Christine轉述的近況,說可憐的Galia一踏入Jim常待的公共交誼廳就禁不住啜泣,當場嚇著許多正在玩賓果或看電視的病患,馬上被Jones院長請回家休息,假期多長倒沒有聽說。

  「院方告訴我沒有人來認領他的東西,秘書也連絡不上他哥哥──Sam Kirk,我想他們應該沒有跟你提過吧,Jim有位兄長這回事。」

  McCoy把Jim留下的個人物品放到紙箱裡,為數不多,架上有幾本翻爛的平裝書、一枝寫禿的鉛筆、刷毛分岔的牙刷和擠到扁平的牙膏──McCoy收拾完畢時,內容物高度還不滿箱子的一半。

  「我只知道George Kirk很早就離開了,留下他跟母親Winona,直到母親自殺,陪在一旁目睹全程的Jim由少年法庭判他入院治療,所以他才來到這裡。」

  「你不知道也是正常。Sam當時讀寄宿學校,事發後則由住愛荷華州的叔叔作監護人。」McCoy聳聳肩,拾起躺在枕頭上的大象填充玩偶,托在懷裡,解釋道:「他們不怎麼親,至少我調職過來的期間,一次都沒見到Sam來探視。最後一次聽到Jim提起Sam,是他哥寄來一張結婚照,背面寫說全家搬到達納華去了。」

  「這麼多年來,作為一位精神科醫生,我從來沒有一次走進病人的房間。」

  「你並不是第一個這麼說的人,Pike。」

  望著窗外枯枝上的銀白積雪, McCoy被反射日光的照映逼痛了眼睛,他很快眨去了淚水,轉過身面對Pike回道,「這也是我第一次過來,房間比想像中的小得多。」

  Pike看著他好一陣,平靜地說,「你跟他很親近啊,Leonard。」

  「如果你對親近的定義不只是限於醫病關係,知道記載在檔案之外的訊息,明白對方喜歡吃自助餐廳的哪道菜,或者是愛聽什麼類型的音樂,那麼是的。」McCoy語速加快,音量也跟著高了幾度:「我了解Jim。應該說,我曾經以為我了解他,直到他再一次用行動告訴我們──」

  他背過身不再面對Pike,收斂自己衝口而出的氣話,慢慢冷靜下來。

  「我想我不太像個醫生,是Jim讓我深信我內心有個精神科醫師的樣貌,但只有他知道,我這個國王赤身裸體,沒有穿著新衣裳。」年資較長的Pike等話語沉澱一陣,走到他身邊,才繼續開口:「你知道大象有著絕佳的記憶力,可以認出自己同類的頭骨,也會去象塚探望過世的親緣嗎?」

  「我猜這些也是Jim告訴你的?」

  「他跟我說你們互相吸引。」Pike伸出手拍了拍McCoy懷裡的大象玩偶,而McCoy低頭凝視著Jim遺留下來的填充玩具。

  Jim一直很愛惜Winona送給他的禮物,儘管Winona並不擅長扮演母親的角色。即便棕褐色的絨毛脫了線頭、褪了色,他也捨不得丟,還幫它起了名字叫Antony。

  

  「我愛他,卻不是以他想要的方式,可是我願意盡自己所能,讓他不要走上跟他母親一樣的路。」深吸一口氣,McCoy盡可能不讓情緒起伏干擾他的解釋,懷中大象玩偶的塑膠眼珠卻替他滲出了淚,「你可能很難理解。」

  「不,我可以理解。」Pike誠摯的如是說道。

  儘管沒有肢體上碰觸,一句僅僅幾字的同感,給予McCoy的撫慰卻遠勝過一個虛假的擁抱。
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09162016__fin.


註:達納華 (Devena)是虛構地名,TOS裡Sam Kirk結婚後定居的星球,最後死於寄生蟲感染。

评论(6)
热度(22)

© 和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