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漾

☛ 台灣,台北
☛ 喜好冷門複雜
☛ 以歐美影視居多
☛ 貼已發表的fanfic或其他

Vicious:Love Is Merely A Madness (番外, 完)

標題:Love Is Merely A Madness  愛情不過是種瘋
衍生:Vicious 極品基老伴
等級:PG-13
配對:Freddie Thronhill/Stuart Bixby
大綱:時間軸是Ash即將出發去美國紐約念書前



  艾許再次醒來,已經是密集如雨打的門鈴聲響徹房間,他維持俯趴在軟枕上的姿勢,惺忪地掀開單邊眼瞼,試圖聚焦在房門上,試了幾次,還是徒勞不敵倦意,蚌殼似的眼皮再次自動閉闔。

 

  昨晚光是教導兩位老人家學會用網路攝影機就夠折騰,尤其是一直對電話機座情有獨鍾的史都華,寧可花大錢撥打越洋電話,也不願碰觸他臨別贈送的平板,抗議那塊黑板子比廚房裡的砧板還不牢靠。

  幸而,和科技世代接軌的薇奧萊特馬上亮出智慧型手機,透過與艾許各據起居室一角互相通話,簡易示範何謂即時視訊。

  一見到影像出現,兩位長輩都不計形象的驚呼起來,自詡三十年前是潮流引領者的弗萊迪興致勃勃,一把從艾許手中撈過平板,躍躍欲試地對鏡頭調整最好看的角度,立即遭一旁抱著狗兒子的老伴嘲諷,笑他一拿起鏡子停不下來搔首弄姿,真是個老不羞。

 

 

  「艾許!你還要睡到什麼時候,快開門,史都華他──」

 

  本先以為自己幻聽,艾許誤將急促的拍門和吆喝聲當作夢境的一部分,直到他意識到外頭聲音的主人是弗萊迪後,他驚跳起來,連忙伸手探向床頭櫃上的手機,卻發現早在半夢半醒間按掉鬧鐘時,整支手機被他自己扔得老遠。

好在螢幕完整無缺,甚至沒有一小道刮痕,簡直像是史蒂芬‧賈伯斯受到諾基亞之神啟發的作品,否則砸碎整片螢幕,他就算賣出小山丘般成堆的紅蘋果,幾個月打工儲蓄的薪水仍將瞬間蒸發。

 

  一心趕去開門的路上,他踩到睡前隨手丟在地上的背心,登時腳下一滑,大拇趾不慎撞到床腳,痛得他當場眼角泛淚,卻還是以弗萊迪的召喚為第一要務,曳著殘廢的傷肢往前行,採單腳蹦跳的方式,使勁來到大門邊,迅速地解開內鎖。

 

  「謝天謝地,你終於來應門了,我還以為要再叫一輛救護車來。」手撐在門框上的弗萊迪劈頭說道。

  素以服儀自豪的弗萊迪此刻髮絲凌亂,滿面潮紅,眼裡圈著淚,拍了拍胸口將不順的氣息推搡下去。

 

  「怎麼回事?」見老者如是狼狽,艾許不由得跟著緊張起來,顧不得尚未盥洗的自己蓬頭垢面,上身打著赤膊,胯緣正掛著一條鬆垮的淺灰棉褲。他急忙帶上門,伸手攙扶快將昏厥過去的弗萊迪,難掩焦急的追問:「什麼救護車,怎麼我都沒有聽到警笛的聲音?」

 

  「我下樓時見到史、史都華……」光是講出這句話本身就讓弗萊迪耗盡氣力,他順勢倚在艾許身上,困難地嚥下唾液,抖著聲說完後半段:「倒在地上。」

 

  「我的老天啊。」艾許驚叫起來,連珠炮似的激動拋出問句:「有流血嗎?他還有意識嗎?你打給救護車了嗎?」

 

  「我剛不是說我早打了呀──願主保佑。」弗萊迪打了個哆嗦,在胸前劃了道十字。

 

  「等一下,我折回去拿手機,這樣到醫院聯絡比較方便。」

  想起待會可能要陪同兩老上救護車,憶起上身幾近光裸的艾許止住步伐,扭過頭看向緊閉的房門。

  「不,孩子,都什麼時候別管什麼手機了。快,再晚就來不及了。」

  弗萊迪一把扣住艾許抽回的上臂,看似羸弱、佈滿皺紋的右手格外有力,堅定地拽著他循樓梯下行,艾許放棄抵抗,全依老人的意志移動。

 

  常走動的梯間平時應不出一分鐘路程,當下卻顯得漫長起來。

  一思及那位和煦的白髮長者,艾許的眼眶熱辣起來,但他告訴自己此刻弗萊迪跟史都華都需要幫助,他不能跟著倒下去。

  尤其當他想起史都華前天叮嚀的關愛神情,還特地去哈洛德百貨買三雙了加厚的羊毛襪子,連同裝有茶點的保鮮盒夾藏在他行李中,儘管幾經衡量手提行李的重量,他最後選擇把那整盒餅乾跟離職單位的同事分享。

 

  「我記得上次醫生看報告不是說他好好的嗎?除了關節炎之外。」

  相較之下,艾許印象裡弗萊迪的檢驗報告通篇紅字,比史都華不健康多了,而老人家更仰仗這點,成天哀叫連端起茶杯的力氣也沒有,硬是要求史都華無微不至的服侍他。這齣鬧劇,直到忙得沒時間歇腿的史都華,再也忍受不了桑德爾國王的發號施令,抓了一整把小餅乾塞進那張喋喋不休的嘴裡,險些謀殺親夫才劃下休止。

 

  「還有一點骨質疏鬆。」講得一副自己就沒有骨質疏鬆般的弗萊迪聳聳肩,補充道:「不過心臟這種玩意兒,就是在發病前誰也說不準的,年輕人也一樣。」

 

  「你有試著對他心肺復甦嗎?」依他曾當過泳池邊救生員的打工經驗,艾許努力從弗萊迪的口中掌握現場狀況。

  「我把他抬到沙發上平躺,試著撬開他的牙關,餵了一口白蘭地。」

  「等等弗萊迪,強灌進去只會更容易嗆到,你這是從哪裡學來的?」

 

  艾許不可置信的搖著頭,更加擔憂史都華的情況,專注沉浸在緊急救護步驟的思緒中,沒注意到弗萊迪先一步掙開他的攙扶,箭步上前推開半掩的大門──

 

 

  「怎麼一回事,我不是要你叫艾許一起來吃早餐嗎?」

  迎上前的史都華略為困惑地望著他們,對一老一少共通的亂糟糟髮型皺起鼻尖,伸手取過衣帽架上的長版大衣,快快搭到艾許光裸的肩上。

 

  或許是見他眼裡殘有未眨去的淚水,多少猜測到丈夫的惡作劇,史都華主動攬住艾許的臂彎,斜瞪了咧嘴大笑的弗萊迪一眼。

  「你該不會又詛咒我早死吧,老混蛋。」史都華問。

 

  「這並不好笑,弗萊迪。」

  儘管艾許不可否認在看見史都華的瞬間,確認對方健康如常且毫髮無傷,他那高懸半空的心,登時安穩落地。

 

  「騙倒你了吧!不過這也正常,畢竟我的演技可是備受唐頓莊園的劇組肯定的呢。為了逼真的演出,我剛還點了眼藥水呢。」撫平刻意撥亂的白花灰髮,弗萊迪露齒得意的一笑。

 

  「如果只有胳膊入鏡也稱得上共演的話。」史都華絲毫不留情面的回擊,戳破弗萊迪的自我陶醉。

 

  「這叫融會貫通,讓肢體沉浸在角色情緒的脈動裡,從指尖到趾頭一起隨之牽動。你真該見見我的即興演出,沒有白內障的觀眾眼睛都是雪亮的,對吧,艾許?」

 

  「你的班機在下午。去希斯洛前,最後一頓早餐一定要跟我們吃啊,艾許。美國人那種穀片配牛奶可不是合格的料理啊。」

  不甩落在身後的弗萊迪,史都華示意艾許不要搭理他,沒想到不甘寂寞的弗萊迪緊跟過來,慘遭史都華算計,差點被廚房的活動門板打中額頭。

 

  瞧見後頭的弗萊迪罵罵咧咧進了廚房,艾許終究破涕為笑,提出疑問:「說真的,弗萊迪,白蘭地那段打哪來的?」

 

  「《福爾摩斯》的〈空屋記〉啊,跟莫里亞提教授在瀑布一決後的回歸,那可是經典呢,孩子,難道現在年輕人都不看柯南‧道爾了嗎?」

 

  「有啊,我喜歡班乃迪克‧康柏拜區演的夏洛克。」艾許拉起大衣下擺,自在滑入弗萊迪替他拉開的餐桌主位上。

 

  弗萊迪走到正對側,慣常坐在他擺有軟墊的椅上,幫他們三人各斟了一杯茶,逕自全加了一顆方糖。聽到艾許這般回答,身為同行的老演員無法苟同,出聲反對道:「嘖,要看也是傑瑞米‧布雷特的版本。」

 

  「噢,我喜歡他,很俊帥的男星。」端來整鍋燉豆子的史都華趁機插入話題,衝艾許眨眨眼,「但我也喜歡現在那小個子的華生。」

 

  「哼,那個哈比人華生。」弗萊迪不屑地哼了聲。出乎艾許意料,弗萊迪竟然有看過《魔戒》系列的電影。

 

  「人家還因此得了電視學院獎呢。」

  史都華一邊同弗萊迪伴嘴,一邊將刀叉擺在艾許跟前。艾許認出那是他們專用來招待重要貴客的鍍銀餐具,一年只會在感恩節和聖誕節出現。

  而他盤中盛裝的食物也非兩老平時的份量,正中央一圓煎得完美的太陽蛋,搭配多汁焦香的香腸與培根,盤緣極有層次地擺上切片的黑布丁,再以蘑菇片點綴其間。

  儘管不是什麼米其林三星的頂級風味,可艾許已經多年沒吃到如此傳統且豐盛的早餐,唯一的那次還是在他父母雙雙入獄前。

 

  見他半天不動手,直盯著盤中物發愣,弗萊迪不禁指揮道:「你要吃多少豆子自己來。順便幫我舀一杓,史都華。」

 

  「我總覺得我是劇中的哈德遜太太,不僅得跟老年福爾摩斯同住,還要受這瘋癲的傢伙使喚。」史都華嘴上沒好氣的埋怨著,仍舊自發地幫弗萊迪添了一瓢橘紅的燉豆子。

 

  正當烤箱叮的一聲熄了燈光,灑有巴西里提味的番茄飄香四溢,鎮日懶散俯趴在狗窩裡的巴爾薩澤,忽地叫喚出聲,力挺自己的主人。

  艾許全然不顧忌禮儀的笑出聲來,而史都華馬上跟著笑彎了眼,轉頭對弗萊迪輕斥了一句「你看,孩子們都附議我」。就連弗萊迪自己,也被突如其來的一聲狗吠逗樂,笑聲裡充斥著快活。

 

 

  艾許頂著一頭捲翹的亂髮,即便肩披寬鬆的絨呢長版風衣,還是擋不住腰際以上一片光裸的微涼,此刻的他可謂邋遢至極、禮教盡失,但在這溫暖的家庭餐桌上卻無人在意。

  他欣然捧起冒著陣陣白煙的瓷杯,淺啜了口史都華現泡的威塔早餐茶,彷若將至紐約的凜冬,連帶對於未來大學生活的不安,一同被舌根後傳回來的甘甜驅散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02/05/2017

评论(2)
热度(10)

© 和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