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漾

☛ 台灣,台北
☛ 喜好冷門複雜
☛ 以歐美影視居多
☛ 貼已發表的fanfic或其他

HP:恆夏將盡-07(完)

前續:010203040506


  事情的發展並不如預期。

 

  葛林戴華德重新在那片充滿生機的地獄醒來時,他縱然發出一聲怒吼,死死攢實拳頭,使勁搥打身側的花草,任無辜的鮮花淪為爛泥,濺滿雙手。

 

  他好歹存活了百年,即便是階下囚,也知曉所有接下來會發生的事件,並且相應地做出改變──下定決心離開高錐客洞,不僅避免與阿波佛的正面衝突,使得亞蕊安娜不至於喪命,不告而別也讓阿不思沒有可以追蹤到他的管道,一切皆大歡喜。

 

  葛林戴華德坐挺身子,拍去褲管上的泥屑,他不明白自己究竟哪裡出了差錯,且從天色研判,他悲觀地估計阿不思快將來到這裡,想要避開大概也來不及了,果真不一會兒,他便看到那抹醒目的紅出現在林線邊緣,揮手向他示意。

 

 

  多出一雙手幫忙,阿不思收集藥方的進度顯著加快不少,提早收工下山。

  即便所有的努力對葛林戴華德而言全然白費,他們永遠為了不會到來的明天做準備,以為自己正往高懸在前頭的目標邁進,可接下來該如何是好,他已經沒了譜,過去的五次輪迴他盡力嘗試各種可能,反遭命運擺了一道。

 

  沿著那條嫻熟於心的便道,兩人順利地直抵水岸,阿不思打了頭陣,率先踏著嵌在水中的磐石渡溪,他隨之跟上,保持適切的距離,一前一後,步下坡度甚陡的裸露河床。

 

 

  望向阿不思背對他的身形,葛林戴華德止住了步伐,出神地凝視著。

 

  驀然,心底有個小小的聲音慫恿他──山澗本就濕滑,如果就此將阿不思推落下去,一切就會結束了。

  犧牲了一位摯友的性命,換得的未來將完全導向不同軌道──相依為命的亞蕊安娜和阿波佛依舊可以存活下去,對於他的主張也將更為有利,康莊的道途幾無阻礙,紐特‧斯卡曼德也不會踏足美洲,擾亂計劃。一旦他順利取得巴波家男孩身上的闇黑怨靈,整個美利堅魔法國會將被他操弄於掌中,更別提奪走他黑魔王稱號的佛地魔,或者說年幼的湯姆‧瑞斗,可能葬身於倫敦哪間貧困的孤兒院裡。最終,巫師凌駕於麻瓜之上不再是遠大的幻夢,而是唾手可得的成功果實。

  

  葛林戴華德甩去耳畔那蠱惑的低喃,心想高錐客洞還真是專屬於他的個性化地獄,可他連自己為什麼被懲戒、得要贖盡什麼罪衍不甚明白。

 

  於是他喊住阿不思,問道:「如果你得到一個機會,可以修正自己過去的錯誤,挽回破碎的關係,甚至拯救不該死去的人。即使這項決定讓人痛苦,你仍願意做出改變嗎?」

 

  紅髮青年凝住了前行,卻沒有轉過身來,只是緘默。唯有足下的流水潺潺,阻隔在兩人之間。

 

  就在葛林戴華德打算一笑帶過自己的瘋話,要阿不思別放在心上,對方忽地開口:「多少個夜晚,當我望著窗外的滿天星斗,低聲祈願,希望我的父親當初沒有攻擊那些麻瓜,希望亞蕊安娜不會畏於使用魔法,希望他們能一同參加我在霍格華茲的畢業典禮,希望母親依舊健在……我愛我的家人,蓋勒,若真有這樣一個機會,我願意用身上的任何東西交換他們,無論是才華、頭銜或是名譽。

  「雖然我不完全是個宿命論者,但是這些事情之所以發生,並非毫無道理,修改歷史只是淡化我們該記取的教訓。乍聽之下似乎有些荒謬,但蓋勒,就算我們能夠逃離當下的劫難,仍無法避免未來終有的一死。」

  隨著聲調一轉,阿不思緩然側過身來,注視著葛林戴華德,蔚藍眼瞳裡浮動著難辨的情緒,而後他放低了音量,續道:「如果我沒有搬到高錐客洞來,我們今日也不會相遇。」

 

  「但也許我們注定不該相遇,阿爾。」葛林戴華德如是回覆,苦澀地扯開嘴角,「我的計劃只會給你帶來痛苦。」

 

  「我們的計劃。」阿不思糾正道,「不正是為了更長遠的利益嗎?你若以為我永遠不會受到傷害,那才真是過於自大。」

 

  葛林戴華德頭一遭被兩人的發想堵得啞口無言,愣怔半晌,才找回自己的聲音:「阿爾,你早看穿了我,明知道我內心多麼陰暗、醜陋,為謀求目標可以不擇手段,不計代價地犧牲任何嘉惠於我的人。而你,不同於我,是個才華洋溢的無私巫師。」

 

  阿不思直搖著頭,反駁道,「我遠比你想像的自私得多,貪圖你的專屬友誼,蓋勒。不只是你選擇了我,而我也選擇了你。」

 

  那些話語如同鎚頭擊打在葛林戴華德的心版上,敲出無可磨滅的銘記,他回望那雙洞悉一切的藍眼睛,承接高於赤焰的溫度,吃力地說:「我親愛的朋友,如果我們的友情在你心底還有點意義,我希望你可以替自己多考慮一些。」

 

  滴答、滴答。雨開始下了起來。

  不作回答,紅髮青年屈膝跨上高一階的溪石,拾級而上,站至葛林戴華德跟前,朝他伸出攤開的右手,掌面向上,宛若乞求他的施捨。他瞥向那雙在冷雨中微微打顫的手,卻搖搖頭,按捺住拉過阿不思的衝動。

 

  「好好想想這一切吧,阿爾,我不能再走下去了。」

 

  可阿不思沒有收回右手的打算,而是主動拽過葛林戴華德的左掌,以不容抽去的力道牢牢握著。

 

  「噢,梅林的鬍子啊。你還不明白嗎?」阿不思近乎嘆息地說道,雨滴順著他臉廓的弧度滑落,砸在兩人交握的手上,迸了開來,帶著些微的溫熱。

 

 

  葛林戴華德矛盾地同時想要哭泣卻又止不住微笑。

  在虛度那麼多年歲之後,垂垂老矣的他還真不明白,結局早已經注定的故事要怎麼繼續,尚未茁壯就已經枯萎的友情要怎麼維持。

  他不知道面對阿不思訃聞的時候該擺出什麼表情,就跟他不明白那份愛意是何時出現的、怎麼發生的相同。

  而能夠回答這些不明白的,唯有站在他眼前的阿不思──他的好友,他的愛人──即是這世界全部的答案。

 

 

  「或許這正是我需要你的原因。」

 

  葛林戴華德對視著那雙明亮的藍眼睛,拋開所有注定發生的憂煩,他扭曲地擠出一彎弧度,緊緊將遲來多年的解答握在掌中,不再放開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FIN. 03/21/2017

评论(6)
热度(21)
  1. AlecNights和漾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和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