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漾

☛ 台灣,台北
☛ 喜好冷門複雜
☛ 以歐美影視居多
☛ 貼已發表的fanfic或其他

HP:恆夏將盡-05

前續:01020304


  不知從何處枝椏上傳來的鳥鳴驚醒了葛林戴華德,他在那片同樣的原野上醒來,視線對上飄有薄雲的灰藍天際,過了半晌,他才憶起那場激烈的打鬥,連忙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,卻沒有探得任何腫塊,毫無鈍痛不適,復又快速審視持杖的右手,皮表也沒有魔咒高熱留下的灼傷。

  他迷糊了,保持仰臥在花叢間的姿勢不動,觀察著周遭的動靜,可除了那採蜜的粉蝶飛掠眼前,撲翅從身側的銀蓮花飛往腳邊的蒲公英,身周不見他人蹤影。


  他沒想到當初的意外會在眼前重演,即便人在現場,參與了那場打鬥,但事情為何演變至此,多年來他一直無法給出明確的答案,遑論他與當事人的交情因而...

+

HP:恆夏將盡-04

前續:010203


  天氣確實跟阿不思的預期相符。

  蔚成一片的鬱藍群山簇擁他們所在的小丘,乍看以為是山嵐的白煙,在薰風吹拂下快速移動著,從遠處飄來時已經積了多處的雲雨,天色隨之陰沉下來,葛林戴華德腳邊的矢車菊迎風顫慄著。

  阿不思並未匆忙行事,只見他忙不迭取出皮革背袋裡的匕首,揀了顆罌粟的蒴果輕輕劃破,再以玻璃寬頸瓶就口接下流出的白色乳汁。葛林戴華德佇立在阿不思身後,保持一臂長的距離,觀察青年優雅有序的操作。

  葛林戴華德拿不準該如何是好,透過觸摸,他發覺自己一如年少時的相貌,歲月在他皮表留下的斑痕不再、光滑無褶,那豐沛的精力再度滲透四肢,過剩的自信跟著歸回身上,彷彿...

+

© 和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