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漾

☛ 台灣,台北
☛ 喜好冷門複雜
☛ 以歐美影視居多
☛ 貼已發表的fanfic或其他

HP:恆夏將盡-07(完)

前續:010203040506


  事情的發展並不如預期。


  葛林戴華德重新在那片充滿生機的地獄醒來時,他縱然發出一聲怒吼,死死攢實拳頭,使勁搥打身側的花草,任無辜的鮮花淪為爛泥,濺滿雙手。


  他好歹存活了百年,即便是階下囚,也知曉所有接下來會發生的事件,並且相應地做出改變──下定決心離開高錐客洞,不僅避免與阿波佛的正面衝突,使得亞蕊安娜不至於喪命,不告而別也讓阿不思沒有可以追蹤到他的管道,一切皆大歡喜。


  葛林戴華德坐挺身子,拍去褲管上的泥屑,他不明白自己究竟哪裡出了差錯,且從天色研判,他悲觀地估計阿不思快將來到這裡...

+

最近出了兩本書,分別是:

衍生:英劇極品基老伴

書名:《愛情不過是種瘋》

作者:和漾

封面:IneVan

配對:Stuart Bixby/Freddie Thornhill

規格:B6判,繁體直書右翻,68p

附錄:全彩時間軸一份(英國同運簡表+原劇時間軸)


衍生: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& Harry Potter

書名:《Those Cruel Old Days》

作者:和漾

封面:和漾

配對:GGAD + Newt

規格:A5,橫書左翻,80p

字數:2...

+

HP:恆夏將盡-06

前續:0102030405


  自從那天之後,葛林戴華德再也沒回到位於諾曼加的監獄,而是困囿於一八九九年夏季的那一天,一再輪迴。每次他睡去後,都會在同一片山坡上醒來,等著阿不思來接應。

  截至目前,與其說葛林戴華德度過了五天,倒不如說他重演了五次淒慘的同一天,就算他即興演出,刪改部分的情節,故事的結局卻從未改變,舞台上的亞蕊安娜不斷地復活並且死去。

  彷彿嘲諷他沒找著遊戲的關鍵,力挽不可逆的悲劇,日夜殘酷地循環著,終點貌似永遠無法企及,葛林戴華德首次發現,睜眼後見到自由的藍天,而非牢房壓迫的天花板,竟給人一種無比絕望的感覺。

  


  可葛林戴華德...

+

HP:恆夏將盡-05

前續:01020304


  不知從何處枝椏上傳來的鳥鳴驚醒了葛林戴華德,他在那片同樣的原野上醒來,視線對上飄有薄雲的灰藍天際,過了半晌,他才憶起那場激烈的打鬥,連忙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,卻沒有探得任何腫塊,毫無鈍痛不適,復又快速審視持杖的右手,皮表也沒有魔咒高熱留下的灼傷。

  他迷糊了,保持仰臥在花叢間的姿勢不動,觀察著周遭的動靜,可除了那採蜜的粉蝶飛掠眼前,撲翅從身側的銀蓮花飛往腳邊的蒲公英,身周不見他人蹤影。


  他沒想到當初的意外會在眼前重演,即便人在現場,參與了那場打鬥,但事情為何演變至此,多年來他一直無法給出明確的答案,遑論他與當事人的交情因而...

+

HP:恆夏將盡-04

前續:010203


  天氣確實跟阿不思的預期相符。

  蔚成一片的鬱藍群山簇擁他們所在的小丘,乍看以為是山嵐的白煙,在薰風吹拂下快速移動著,從遠處飄來時已經積了多處的雲雨,天色隨之陰沉下來,葛林戴華德腳邊的矢車菊迎風顫慄著。

  阿不思並未匆忙行事,只見他忙不迭取出皮革背袋裡的匕首,揀了顆罌粟的蒴果輕輕劃破,再以玻璃寬頸瓶就口接下流出的白色乳汁。葛林戴華德佇立在阿不思身後,保持一臂長的距離,觀察青年優雅有序的操作。

  葛林戴華德拿不準該如何是好,透過觸摸,他發覺自己一如年少時的相貌,歲月在他皮表留下的斑痕不再、光滑無褶,那豐沛的精力再度滲透四肢,過剩的自信跟著歸回身上,彷彿...

+

HP:恆夏將盡-02

前篇:01


  細微尖刺戳弄著葛林戴華德的面頰,有一陣沒一陣地撩過,慘遭殃及的眼周泛起輕癢,弄醒了他,他認為大抵是熟睡時被粗糙的磚面蹭破了皮,而處在幾無光線的暗室裡,即便睜開眼也無法揪出罪魁禍首,他何不省些氣力,維持原樣躺著。

  身為構築監獄的發想者,葛林戴華德見過太多被關押在諾曼加的階下囚,尤其在二次大戰期間,他麾下黨羽盡忠地逮捕歐羅巴各地的反對人士,數量之多,前端分類的速度趕不及消化那些異議分子、非純血巫師,導致塔內所有的牢房一度人滿為患,梯間永遠迴盪著異國語言的咒詛。


  諾曼加可謂世界上最仁慈的魔法監獄,沒有嚴刑傷害,保持完整的個人精神,儘管如此,但鮮少人能...

+

HP:恆夏將盡-01

原作:Harry Potter

         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

分级:全年龄(G)

警告:主要角色死亡 

配对:Gellert Grindelwald/Albus Dumbledore

大綱:儘管知道生命的旅程和歸向,我依然擁抱它,迎接每一刻的到來。

說明:篇名的靈感來自於石黑一雄的《長日將盡》(The Remains of the Day)


The Remains of the Everlasting...

+

© 和漾 | Powered by LOFTER